暴風科技股票:暴風影音為什么選擇去 A 股上市,而非美

發布時間:2020-04-03 22:00:01 來源:暴風科技股票

謝邀~暴風3.24剛剛上市了,趁著這個窗口期回答下。

  • 09年暴風剛剛拿到C輪融資,1500萬美元,腳跟還沒有站穩,10年底就遇上了優酷上市。優酷是視頻領域的龍頭,后面還有土豆。而暴風作為一家二流公司,一來沒有版權、用戶上的優勢,二來主打產品是客戶端,和優酷等流媒體流量入口相比,故事也不夠性感,在優酷后面上市,很難會獲得投資者的認可。而且,作為一家互聯網公司,沒有選擇在故事最有可能受投資者追捧的時候上市,本身已經錯過了最佳的海外上市窗口。

  • 有知友也提到,美國納斯達克和A股相比,對創業公司的盈利性要求更低。暴風科技遠不如其他公司的燒錢速度,在資本結構上,也更早地開始了盈利。而要符合創業板的上市要求,只要連續兩年盈利1000萬,或者一年盈利500萬。從這點來說,暴風又比較容易符合要求。10年開始,暴風就主動拆了VIE架構,斷了海外上市的機會。當時可能的資本退出方向,一個是被其他公司收購,另外就是國內上市了。大概是和幾家東家沒有談攏,暴風也就這么一直順風順水地走著,沒有大的資本擴張,盈利穩定。13年底,A股開閘了,給了暴風更多的選擇機會。
  • 拋去上面兩點客觀因素,其實馮鑫本人的想法轉變也有所助力。這一點在馮鑫最近的訪談中有提到,“創業板我第一個注意到華誼,2009年才開盤的。華誼兄弟一上市就立刻像明星企業一樣,估值也很高,這個企業突然就社會知名了,所以它有巨大的品牌效應。還有樂視也是個例子,上市以后,叮叮當當也成為了互聯網的重要企業。這倆給我影響蠻大的,我就知道暴風如果能上,確實品牌獲得了收益,是在美國上不可能有的。所以我就想,如果這個事可行,我是愿意的。

看看現在的樂視,264倍的PE,和目前中概股20倍,有著天壤之別。與其在中概股做鳳尾,還不如回A股做龍頭!從現在資本市場的整體氛圍也可以看出,像盛大、巨人、完美這些之前的中概股公司(主要是游戲),在納斯達克不受待見,退市或者回歸A股,以及像暴風這樣略屌絲點的公司創業板上市,本身已經說明了國內和海外資本市場吸引力的風格轉換。A股雖然投機氛圍略重,市值管理的沒節操公司也不甚枚舉,但不妨礙對公司融資需求的滿足。而且,像暴風這樣家喻戶曉的互聯網平臺公司,在A股也算是稀缺標的,上市待遇直接對標樂視,這是一種何等的禮遇!心懷夢想,想在全球建立影響力,那就直奔美股吧。定位本土,地方一霸,選擇A股也不失為一個明智之舉!暴風這一役,給其他公司樹立了一個正面的榜樣~


最后引用馮鑫與暴風科技中金保薦人的一段對話,我們保薦了這么多年公司,從來就沒有那么多大基金的總監來詢問我們一只股票。我說,是嗎?總監厲害嗎?他說,以前最多是買手詢問,好點的股票是項目經理詢問,總監幾乎沒有。我說,那以前這種狀況在什么時候發生過?他回憶半天沒想出來,然后給我舉了個例子,我也忘記了……


網上看到一篇文章有談到馮鑫這幾年的心路歷程,《第一家從VIE結構回歸A股的互聯網公司:暴風影音上市之路》,給各位分享下。


還有整整7天,馮鑫就要跑到深圳敲鐘去了。聽說,A股是好幾家公司一起敲,這事頓時好像沒那么刺激了。但又聽說,紐交所其實連鐘都沒有一個,只有一只帶顏色的按鈕。這么說來,這事好像又值得期待。


無論如何,我看得出來,馮鑫確實處于某種亢奮之中。再早上5天,我在王微的《小門神》發布會上遇到他,那天正好是暴風科技啟動新股申購的日子。當時,他就著一桌素食大談A股的神秘、粗暴和瘋狂。他列舉了一組數字,然后又列舉了另外一組數字,一切顯然叫他相當滿意,但他又像個剛交了好運的人那樣,死活有點摸不著頭腦。于是我就知道,他可不是吃素的。我甚至有點嘀咕,當他談到理想的時候,內心是否被結結實實的欲望吹得鼓起了邊兒。


幾天之后,我在他的辦公室里再見到他,他已經安靜多了。跟幾天前相比,他已經完全明白自己正在面對的是什么:不只是一次上市敲鐘,也不只是高市盈率和品牌價值——2015年3月24日,他,馮鑫,以及他創業十年的公司暴風科技,將在深圳躋身A股,并且成為第一家從VIE結構回歸A股的互聯網公司。同時,暴風宣稱擁有日活躍用戶5000萬,月活躍用戶2個億,加上去年10月推出的可穿戴設備“魔鏡”,也被認為是繼樂視之后A股又一家大規模的互聯網平臺公司。


樂視和暴風,這樣的參照物將不可避免,因為這兩家公司不僅都做在線娛樂,而且都在中國內地上市。要想知道敲鐘之后的暴風會如何,不妨就拿樂視做個參考。暴風2014年利潤4000萬人民幣,上市融資的估值是10億人民幣,市盈率25倍;樂視2014年利潤3.2億人民幣,市值700億人民幣,市盈率220倍——這就是說,如果暴風也能夠拿到這個市盈率,那么,它的市值可以達到90億人民幣,相當于年利潤的200倍。


猝不及防,但終于輪到馮鑫交好運了。在我的印象里,他一直是個超級樂觀的人,用他自己的話說,“只要能開玩笑,就忍不住要開一個”。但他又是一個超級苦逼的人,創業十年,熱錢和干爹無數,也只有他一個人吭哧吭哧小米加步槍地干,沒有死,但也活得很累??傊?,他是一個樂觀指數和苦逼指數成正比的人,苦盡甘來,但愿前程似錦。


但不是每一個被餡餅砸到頭的人都能夠保持清醒。陰差陽錯,歪打正著,憑什么馮鑫就能?說實在的,面對巨大的機會和金錢,絕大多數人感到的都會是狂喜,以及繼續攫取,而不是寧靜、清醒和憂傷。


我們聊了4個鐘頭。他花了一些時間,用來解釋暴風轉結構和上市的邏輯。他花了更多的時間,用來解釋自己隱秘的內心生活。在過去的一年里,他經歷了一次生死巨變——這不是一種修辭手法,而是真正的誕生,和真正的死亡。這次巨變,給他的商業和他的人生帶來的影響,大到難以預料的地步,就連他自己,也還在不斷的體會當中。


我隱約感受到他這幾年的變化。比如說,他瘦了很多,臉都尖了。比如說,他有了一個女兒,又有了一個兒子。再比如說,他媽媽生病,他每回見面之后的行程必然是跑醫院。還比如說,他的辦公室變得空蕩蕩的,一切不必要的東西都被清理掉了,其中包括電腦和PAD。


但我并不能確定,馮鑫是否做好了足夠的準備,能夠在即將到來的瘋狂中保持清醒。他提到了諸多名字,一行禪師(宗教)、薩特和加繆(哲學)、愛因斯坦(科學)、王小波(文學)……他甚至背得出竇唯的一段歌詞:“江湖中迷走,渾然身自由?!彼烧媸莻€有頭腦的人啊,為了讓自己好過點兒,一刻也沒有停止動腦筋。但我仍然不依不饒,并不滿足,不能放心。


一直到聊天結束之后的第三天,他在微信里告訴我,有一位朋友打算退隱江湖了,這件事對他觸動很大,若有所失。他說,他打算上市之后回到山西老家媽媽的老房子里,閉關一段時間。他會帶這么幾本書:《刀鋒》、《約翰克里斯朵夫》和《道德經》。


這就是最動人的時刻,也就是我的記者生涯苦苦尋求的那一個“文學性瞬間”——在這個瞬間,你會看到,一個人在面對自己的未來時,他需要回到過去。




雷:我來之前把2011年的那篇采訪看了一遍,文章開篇就說,“2011年,暴風影音即將上市”。怎么這一“即將”,就“即將”了快4年?


馮:這中間,A股停了兩年半,一直到2014年春天才重新開始審批。從2011年下半年到2013年,證監會換了主席,停止審批,所有人都掛那兒了。很多公司自己撤材料了,熬不住了。還有些公司很多人都辭職了,因為沒項目了。


雷:現在來看,2010年你就動手,把暴風從美元結構轉成人民幣結構,是先見之明呢,還是歪打正著?


馮:就是歪打正著,你又不是不了解我。但你要說我完全傻乎乎的一點都不想,那也不至于。


當時的情況是,2009年拿了一筆錢(注:這是暴風的C輪融資,1500萬美元,來自經緯中國與IDG),那是特別差的時候。拿完以后,2010年我就碰到這么一個機會:中信找我。


這件事,其實就一個點吸引我。綜合來講,暴風在視頻領域跟優酷他們競爭,壓力已經非常大了。他們剛上市,我們壓力非常大,資源和實力是不夠的。但是說實話,在中國互聯網不當第一是沒得玩的,或者沒什么趣味。我在國外上市,作為一個客戶端本來美國就不喜歡,然后你再不如它(優酷),那就更沒意義了。就像后來上市的土豆、56,命運都很差。


國內上市,是一個變數。創業板我第一個注意到華誼,2009年才開盤的。華誼兄弟一上市就立刻像明星企業一樣,估值也很高,這個企業突然就社會知名了,所以它有巨大的品牌效應。還有樂視也是個例子,上市以后,叮叮當當也成為了互聯網的重要企業。這倆給我影響蠻大的,我就知道暴風如果能上,確實品牌獲得了收益,是在美國上不可能有的。所以我就想,如果這個事可行,我是愿意的。


另外一個很無聊的心態就跟你玩拼圖對縫一樣。在A股上市恰好是一個條件很復雜的事情,前面兩三年要盈利。我們又恰好在一個很奇怪的領域,這個領域太燒錢了,可就因為他們燒太狠了,我就不能那么跟他們打了,只好往別的路走了,所以我就開始賺錢了。我滿足這個條件,感覺對縫也對得上。你想,別人對不上,你莫名其妙感覺自己對得上,這是值得你做決定的一個條件,然后就下定決心往回做。


今天上市了,大部分人會說,哎呀你運氣太好了。但上市之前這三年,熬得非???。國內上市是蠻痛苦的,要求比在美國上市高多了。美國是披露制,你該干嘛干嘛,只要披露就好了。國內要求很多,利潤啊什么的,導致你發展處處受影響。比如說,你可能要為了保持利潤,在投入上縮手縮腳;或者你怕違規,所以在版權問題上會比別人嚴苛,一點不敢出事;諸如此類的,包括內控,很多事你要去做,成本多了去了。


這三年蠻苦的,中間一直在熬,也不斷有人來談收購。我過去說過的話,我自己清楚。有時候,我會把我們那次采訪的文章找出來看。我說過,我要把暴風擬人化,把它賣掉賺點錢,這太無聊了。只有能夠讓它更好,我才賣。但是,能夠讓暴風更好的買賣幾乎是沒有的,基本都是從暴風身上抽血。


雷:有特別讓你心動的機會嗎?


馮:有。2013年底,和阿里已經談得很深了。我去了杭州兩三次,他們也過來N次,陸兆禧在前頭做這件事。當時談得很狠,大量股份被他們拿掉,但是約定未來幾年投差不多9億美金做這件事,阿里再跟我們資源互換一下。我對馬云還是蠻喜歡的,一起工作可能受不了,但這個人做的事情我還是很認同。這是我唯一松口的,談了兩個多月。具體什么原因談不攏,都說不清楚了。我覺得有我們主動的,也有他們主動的,談到最后大伙老談不舒服。


年底的時候,正跟阿里談著呢,我去成都參加廣電總局的一個會,晚上跟人在咖啡館里坐著,突然就收到一個短信,說,A股要開鎖了。


雷:當時是毫不猶豫奔A股?


馮:當時說實話,即使開鎖了,能不能上,能不能審批過,還是未知數。而且即使我在國內上,也拿不到9億美金,還拿不到阿里的資源。如果談判很順利,我可能還是會投降。但不一樣的是,那邊畢竟大頭是阿里的,這個還是自己在玩,有區別,也符合我過去對公司未來的設定。最后我沒有投降,也沒有違背過去對暴風的承諾。


雷:千辛萬苦好不容易轉回來了,又被鎖上了,還鎖了兩年半,這中間特迷茫吧。


馮:說實話,和孫陶然一次無意中的溝通最打動我。大概是2012年,我覺得這事太無聊了,干成這個樣子,根本不知道什么時候開,開了以后什么樣,根本不清楚,有點渺茫。也有人說讓我們轉香港……又轉???我不喜歡那么折騰,但是好多人勸你。而且香港上的話,就失去我想象中所有的意味了,沒有高倍PE,也沒有品牌,就只是圖個上。


當時孫陶然跟我說,這種事,一條道跑到黑,想都不要想,就是你今年不上明年上,明年不上后年上,五年不上十年上,就是死磕,你不要左一下右一下,當年金山一會兒香港一會兒日本,胡扯,最后就這么折騰死的。我覺得,孫陶然這話符合我的調調,來勁。他說完我就不想了,受限就受限,我盡可能不受限,我就干我的活兒,一直到現在。


雷:總算被你扛到現在,但現在的A股也太神奇了吧。


馮:真是充滿了神奇。這次的保薦是中金幫我們做的,我給你看他們發來的郵件。你看,他們總結的,創業板有史以來網上有效申購戶數第二名。藍思科技那個女的第一,可她體量特別大,我們才2億。


雷:2010年轉結構的時候,沒想到A股會火爆成這樣吧?


馮:那當然。我知道它有3、40倍PE,5、60倍也是有希望的。這在美國是沒有的,美國最多20倍PE。國內上市的PE值一般高出美國兩三倍。但其實在2012、2013年,樂視已經顯示出100倍PE的水平?,F在,樂視是260倍PE,市值700多億人民幣。真的瘋了。我只想到會有很大的品牌價值、不錯的PE,但沒想到過是一個瘋狂的PE。


雷:這幾年發生了什么?為什么會這樣?


馮:首先,現在中國的經濟結構必須轉型,最有可行性的點就是互聯網。中國互聯網是明顯有戲的,其他的制造業要轉型也是靠互聯網+。包括藍思科技,它其實是制造業,是被互聯網改造的供應商。這塊肯定是最大的動力,也是最大的背書。國家會支持互聯網,這是百分之百的,沒什么可說的,而且中國互聯網已經驗證了它在世界上的領先地位了。


我之前是不炒股的,老覺得這事是穩中求勝。但你真進去之后就會發現,里面所有人最大的動機就是找到一只焦點的股票。十幾年前,我在山西陽泉礦務局研究過一陣子股票,當時所有人都炒中石化。當時我不懂,但如果有機會回到那個歷史時間,我一定會去算數:總共有多少基金在炒股,中石化占了多少百分比的配置,又占了多少百分比的股民配置。百分比很重要。這世界上有100只股票,100個人炒股,可能100個人平均持有的股票只有十幾只,或者二十幾只,但是其中人人必炒的股票,不會超過三只。所有流動的錢都需要一個聚焦點,在每個階段,這個聚焦點不會超過三個。


雷:所以這次暴風上市,會是一個標志性事件。首先,這是樂視之后第一家A股上市的互聯網公司。第二,這是第一家主動轉換資本結構回來上市的互聯網公司。


馮:絕對是標志。一定會百分百帶來一個所謂的互聯網回歸的潮流。只要我們表現仍然很牛逼,大家都會這樣。比如有的公司,美國VC作價很高,跟上市差不多,所以在美國上市沒什么價值,大家伙覺得還不如不上市待著還自由點,但他們回國內就不一樣了。


準確來講,我覺得互聯網公司回歸A股,我們算第一個。


互聯網公司的概念也蠻簡單,就是提供海量的免費服務,有相當的用戶規模,然后再用廣告和增值服務獲取收入,這是一個典型的互聯網公司。我們日活躍用戶五千萬,月活躍用戶兩個億。這種規模在海外不算最大,但是在中國前所未有——有誰帶過一千萬日活躍用戶回到A股?我們是A股里面第一個大規?;ヂ摼W平臺。


雷:在A股照這個趨勢下去,你覺得能到多少?


馮:不敢想象?,F在看,300倍都不是夢。


雷:你怕嗎?


馮:我不怕。我心里一點怕的感覺都沒有。我同事有。有人覺得,怎么就這樣了,我們有這么值錢嗎?我其實沒有。你要問我為什么沒有,我也說不清楚,反正我真是沒有。


雷:這兩年,上市的過程對你應該是個掃盲吧。


馮:完全是。


第一件事情是關于上市流程的掃盲。以前我也不管它,那么厚的招股書我肯定不想看,但一定得看,因為他們老出問題。去年夏天,我開始接過來,包括招股書怎么寫,我現在都能寫得比他們好。說實話,大多數是專業名詞而已,我們稍微一學就很容易清楚。而且跟OFFICE職場的人相比,心里沒障礙,所以大部分時候是我在操盤,對于A股上市的流程理解了一點。


有一陣,我幾乎每天都去證監會大樓。每周去兩三次,堅持了兩三個月。在那排隊的都是公司老板,希望預審員和處長他們理解你、信任你,進行各種各樣的溝通。我還好,沒什么可拎的,他們有人是要拿產品的,你就會看到有人拎著齒輪、零件什么的,擱那排隊。


然后你就過了。過了之后,其實也沒多想,覺得也就是100億的公司。但后來一些信息,讓你發現根本不是那么回事。我才發現,原來回來以后不只是一點品牌和高PE的事——你將獲得一個難以想象的巨大成功。


雷:你怎么意識到這一點的?


馮:就是一點點信息告訴我的。中金的老大就說,我們保薦了這么多年公司,從來就沒有那么多大基金的總監來詢問我們一只股票。我說,是嗎?總監厲害嗎?他說,以前最多是買手詢問,好點的股票是項目經理詢問,總監幾乎沒有。我說,那以前這種狀況在什么時候發生過?他回憶半天沒想出來,然后給我舉了個例子,我也忘記了。

我一聽,就立刻意識到,手里握有巨大現金的操盤者對暴風的關注是非常大的力量。


雷:好魔幻啊。

更多回復:

知乎網友Leo:
暴風影音這樣的垃圾公司,丟到納斯達克,故事都很難講起來,更不要說好的估值,A股,至少能騙一些。

知乎網友豬頭:
暴風科技這種垃圾公司,在美國市場早就被空頭給做死了,只是國內的機制不完善,做空的限制很多,所以暴風科技只能一直被擊鼓傳花,最后接手的就屬于博傻的。

知乎網友匿名用戶:
樓上梁先生的觀點我比較贊同,尤其第二條。他本人更多還是希望能借助賈在廣電系統等等一些關系脈絡。

知乎網友匿名用戶:
暴風影音解決不了播放視頻的版權問題吧.......

就沖這一條就不可能在美股上市啊,還談后面的干什么......

知乎網友Leo:
暴風影音這樣的垃圾公司,丟到納斯達克,故事都很難講起來,更不要說好的估值,A股,至少能騙一些。

猜你喜歡